今天是,欢迎访问教育部之根网站!
红色寻根网首页>>寻根溯源
首页 >>  秘闻趣事  >>  正文
红军战士的良师益友
 

《红星报》的主要读者群是广大红军指战员。绝大多数红军干部、战士都是出身贫苦的农家子弟,文化水平不高。要让报纸发挥应有的作用,必须首先让战士们能够读得懂,感兴趣。

为了适合不同层面读者的需要,在邓小平任主编期间,《红星报》共开辟了十多个专栏。“党的生活”、“列宁室”着重反映政治思想理论建设;“扩大红军”、“红军生活”、“红军家信”、“红军纪律”,反映红军生活和工作;“群众工作”反映军民关系,介绍开展群众工作的方法;“军事常识”、“军事测验”通俗地介绍战略战术方面的知识;“卫生常识”介绍常见病、多发病和战场救护等卫生医药知识;“法厅”和“铁锤”则是专门用于揭露和批评那些消极落后现象的。报纸还注重插图的运用,评论、新闻甚至理论文章也常常配有漫画或图画,图文并茂,引人入胜,增强了视觉效果。

《红星报》上发表的文章一般都短小精悍,通俗易懂,有的短讯只有寥寥数语。如在第25期上以《一颗子弹要了两个敌人的命》为题,刊载了一个小故事。故事说:某团一营三连战斗员张保元同志,得胜关战斗中,他在阵地上看见敌人冲来,不慌不忙,瞄准一枪打去,两个冲上来的家伙,同时呜呼哀哉,张同志真是好射手!通共才二百来个字,却极为生动传神地刻划出红军战士的高大形象。像这样的故事,几乎在每期报纸上都有。

《红星报》的第52期有篇《反对老婆拖尾巴》的文章。说福建补充团十一连的曾保子,是一位入伍不久的新战士。他的妻了丘二嫂对丈夫的行动不理解,跑到该连诉说家中困难,一定要他回去。但曾保子当红军的意志非常坚决,不肯回家。于是丘二嫂以离婚相要挟。连长立即召开该连军人大会,大家一起做丘二嫂的工作。在大家的耐心说服下,丘二嫂最终认识到自己的不对,表示不再拖丈夫的后腿。曾保子坚决当红军的态度,受到大家的一致称赞,决定奖励他光荣帽子和面巾各一件。

为了推动战士们学习军事知识和文化知识,邓小平常在“军事测验”和“小玩意”栏目里,刊登一些内容浅显的测验题,并向读者征求答案。该报第31期的“小玩意”栏目中,刊出了这样一则算术游戏:某次战斗中,某连有一二两排,每三个人缴得一杆枪,第三排每个人缴得三杆枪,全连人数100人,共缴得100杆枪。问题是:第一二排合共几多人,共缴得几杆枪?第三排多少人,缴得几杆枪?在第35期上登出了答案,第一二两排共75人,缴得25杆枪,第三排25人,缴得75杆枪。

像这种看起来很简单,但贴近战士生活、切合战士的文化水平和接受能力的小题目,很能激起战士们的兴趣,提高他们的学习热情。一位在红军彭杨学校工作的读者就曾给编辑部来信说:“《红星》刊物登载的各种作品,的确引起了我们热烈研究和注意;军事测验问题更适合一般战士的要求,因此我们在课余时间,常向学生讲答,收到了相当效果。”

在丰富和活跃军营文化生活方面,《红星报》也起了很好的作用。邓小平利用“俱乐部”、“猜谜语”、“山歌”、“红军歌曲”等栏目,刊登了大量歌谣、活报剧,以及各种游艺稿件。第30期就刊出了郭化若供稿的谜语:“一个小孩子,满身是格子。头发特别长,身体硬死死。一离人手中,能飞几十米。粉身杀敌人,声音大无比”,猜一个军用品。第31期上登出了谜底,是麻尾手榴弹。战士们在紧张的战斗之余,读到这些生动有趣的内容,自然会感到轻松和愉快。

在文艺副刊上,邓小平还编发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歌、山歌。

9期上刊登了一个名叫秋香的兴国少女的山歌,歌词美丽动人:

哎呀来!一双草鞋千万针,难为后方姐妹们,穿上草鞋跑得快,红军哥!赶快冲上南昌城。

哎呀来!红军哥哥仔细听,莫负我们这片心,冲锋追击要拼命,红军哥!个个要学东方军。

哎呀来!个个都像东方军,才称后方姐妹心,暮暮朝朝望捷报,红军哥!捉几个师长送我们。

为了密切前后方的联系,激励红军将士的杀敌斗志,邓小平在报纸上发表了许多红军战士的家信。这些信既有妻子写给丈夫的,也有父亲写给儿子的,还有弟弟写给哥哥的。如在《红星报》第7期上,就有一位新婚妻子写给她当红军的丈夫的信。信中对她的“勇夫爱哥”说:“近来秋天来了。因为我们这一乡响应了‘红中’提早春耕的号召,全乡所有的谷子都收完了,收成也要比去年好些。”“家里得到了政府的优待,派人帮助,今年很从容地把谷子收齐回来了!现在又得到一班小兄弟小姊妹的帮助,正在赶种蕃芋、黄豆等杂粮。”“请你不要挂念家庭,安心地努力地在前线消灭敌人罢!”没有多少耳鬓厮磨的缠绵话语,款款深情浓缩在短短的家信中。

邓小平还以《红星报》的名义,大力提倡前方将士多写信给家乡的亲人。他特意在《红星报》第22(1934年1月7出版)以“你应该写一封信回家”为题,专门刊出一则启事,号召每个红军战士,在逢年过节时每人要写一封信回家。小小《红星报》成为联系前方将士与后方亲人的纽带,架起了一座感情交流的桥梁。

在《红星报》的周围,邓小平组织起了一支阵容齐整、水平很高的通讯员队伍。在这支队伍里,既有党和军队的各级领导,也有基层连队的普通干部战士。罗荣桓、袁国平、彭加伦、罗瑞卿、肖华、张爱萍、向仲华、张际春、舒同等红军干部都是积极写稿的通讯员。大约五百多人的通讯员队伍,不仅保证了《红星报》的丰富稿源,还为红军培养了一大批宣传骨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