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,欢迎访问教育部之根网站!
红色寻根网首页>>寻根溯源
首页 >>  秘闻趣事  >>  正文
长征路上的“精神食粮”
 

在李德、博古的瞎指挥下,前线的战事越来越吃紧。就是在瑞金,也能听见远处轰轰的炮声,前线失利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地传来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19349月下旬的一天,正在编辑《红星报》第67期稿件的邓小平突然接到通知:《红星报》停止出刊,准备战略转移。几天后,《红星报》编辑部随总政治部迁移到云石山的田心村。总政治部领导告诉邓小平,编辑部随总政机关一起,编入中央第一野战纵队第二梯队,代号为军委“红星纵队”。

1010晚,朦胧的夜色已经降临,凉爽的秋风已挟带着些寒意。邓小平随“红星纵队”踏上战略转移的万里征途。随身携带的只有那些没来得及编发的稿件,再就是一些必备的书籍和文房四宝。这些都是他须臾不可离的心爱之物。与他相伴左右的,是请人挑着的两只箱子,里面装的是蜡纸、油墨、纸张等。随着长征的开始,党中央和中央政府办的《斗争》、《红色中华》等刊物相继停刊,坚持出版的报纸只剩下《红星报》一家。

每天都是频繁的行军作战。一到宿营地,邓小平顾不上休息,便立刻铺开摊子忙碌起来。他和手下的两三个人,又是听取军委领导指示,又是搜集各军团的战况,既要采编稿件,又要亲自动手写社论,接着是刻版,油印,忙得不亦乐乎。1020,仅仅十天,开始长征后的第1期《红星报》,就带着芬芳的墨香传到广大红军指战员的手中。

在这期报纸上,占据头条位置的就是邓小平撰写的社论《突破敌人封锁线,争取进攻敌人的初步胜利》。格外有力的手写体标题,是他直接刻在蜡纸上的。邓小平在文章中指出:“红军一年多的五次反‘围剿’战斗,虽然取得了屡次部分胜利,但这些胜利未能阻止敌人向基本苏区进攻,为此,红军必须突破敌人的包围圈去开辟新的苏区。这就是说消灭南面的敌人的乌龟壳,突破敌人的封锁线,争取反攻敌人的初步胜利。”这些铿锵有力的文字,鼓舞着撤退中的红军战士重新振作起勇气和信心。

环境越艰苦,政治工作越不能放松。几天之后,邓小平编发了一期单页的《红星》号外,以编辑部的名义号召红军指战员自觉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,努力创造争取群众工作的模范连队。在通过湘黔交界的瑶族、苗族聚居区时,邓小平在《红星报》上发表了《关于瑶苗民族中工作的指示》,要求部队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和群众纪律。

为了祛除笼罩在战士们中间的失败情绪,邓小平通过表彰英雄模范人物,来鼓舞士气,激励斗志。1125出版的《红星报》第5期,以《这样坚决勇敢的支部书记,我们应该学习他》为题,发表了一则消息:“的”部第一连支书朱锡标同志,在这次南岭战役中,表现了坚决勇敢的作风,真正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点血。当敌人冲锋到四五十米时,他第一个跑到最前面掷手榴弹,阻挡住敌人,掩护了全营安全撤退,而朱锡标同志也就光荣地牺牲在枪林弹雨之中!我们每个红色战士,都应继续朱同志这次坚决勇敢的精神,来彻底粉碎敌人的“围剿”!

由于蒋介石早就判明了中央红军战略转移的方向,布下了层层重兵进行防守和追堵,而博古、李德采取的大搬家式的转移,大大迟缓了红军的行动速度。红军每前进一步,都要付出血的代价。湘江一役,中央红军损失大半,元气大伤。全军上下对博古、李德的不满情绪变得越来越强烈,大家热烈地期望毛泽东能够重新领导红军。在193412月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,博古等人不得不同意毛泽东的建议,确定放弃原定与红二、六军团会合的计划,改向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区前进。

邓小平敏锐地注意到党中央在战略方针上的变化,在《红星报》上及时地进行了宣传。强渡乌江是中央红军进入贵州后的第一个重要战斗。邓小平在《伟大的开始》这篇前线通讯中,详细报道了强渡乌江的作战经过,热情讴歌了红军战士勇敢机智、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。在同期报纸上,他还及时编发了黔北地区的人民群众拥护红军、欢迎红军的消息。这期报纸在红军战士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,大家争相传阅,欢欣鼓舞,从中看到了新的希望。

19351月,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召开了。这次会议重新确定了毛泽东在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,结束了王明路线在党中央的统治。

在会议前夕被任命为党中央秘书长的邓小平,怀着极其兴奋的心情参加了遵义会议。会议刚一结束,他便在《红星报》上刊出了《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与中央军委告全体红色指战员书》和《准备继续作战,消灭周纵队和川军阀》的社论,及时传达了党中央、中央军委的战略方针和遵义会议的重要精神。这两篇文章,有如激昂的进军号角,召唤全军指战员坚决拥护新的党中央的领导,准备迎接更加艰苦的战斗,努力争取新的胜利。

几天后,邓小平告别了他工作了一年半的《红星报》编辑部,接受党中央、毛泽东赋予的新的更加重要的任务。到这时,经邓小平主编的《红星报》已出版了七十多期。